称自卫非先动手打人‧铁锤伤前女友男子道歉(森美兰‧芙蓉13日讯)一名男子声称,他因前女友持铁锤沖上门,为了自卫而抢夺铁锤,结果不但弄伤自己,更在怒火遮眼下以抢到手的铁锤殴打女方,导致女方伤痕累累。如今,他对自己的粗暴行为感到后悔,决定公开道歉。但他声称,要不是女方先用铁锤砸他的车镜及企图攻击他,他不会冲动犯错。租住在芙蓉罗白区碧玉园的萧光保(33岁)是针对前女友林佩丽(29岁)日前通过某家中文报,控诉他如何对她动粗、如何出现感情问题及如何成了生意竞争对手的报导,週二召开记者会一一驳斥。坦承踩着前女友脸萧光保细述,事发是8月10日上午七八时,当时他在睡觉,突然听到车房的丰田Vios车被碎镜,马上开门查看,但是车房空无一人,不久,他见到前女友怒气沖沖持铁锤从他隔两间的妹妹家跑到他的家。“她发疯似的拿着铁锤企图打我,我自卫下用手去猛捉着铁锤,我只是想抢走铁锤,结果争执间,铁锤也敲伤我的额头。”他坦承,为了抢走铁锤,他确实有用脚踩着前女友的脸,他也自认脾气火爆,在怒火遮下,他把抢到的铁锤,敲向前女友,以示还击。直到他看见前女友流血后,他才停手,而他的妹妹及妹夫也马上载前女友到医院疗伤。事后当天,他和前女友都各自报案,而他在报案时,也被警方扣留一天助查。昔日恋人成生意冤家萧光保和林佩丽是在少年时期相识相恋两年,随后两人各自组织家庭,也在各自离婚后,两人重燃爱火而同居了13年,他们曾经行过传统婚礼,但未注册,约10年前,两人共同在罗白区经营烧鸡翅档。萧光保声称,这10年来,生意收入全由前女友管理,他完全没有“出粮”,只是在需要开销时,才向前女友索取。不料,去年11月,他发现前女友有外遇,他企图挽留,但是前女友想一脚踏两船,也明目张胆的带新欢到档口,甚至今年1月带新欢与家人一同到浮罗交怡出游,令他心灰意冷,决定分手,也于3月搬离与前女友同居的屋子。随着两人感情出问题,他于今年1月向前女友要求生意收入一人一半,他也勤奋工作,从傍晚六七时做到凌晨三四时,但是到了2月,前女友只支付他1000令吉,令他生气,责问前女友为何如此少钱,前女友声称是扣除了他所有开销后的数目。他觉得与前女友合作生意难成事,因此他向前女友提出,自己成为她的伙计,每个月需支付他4500令吉薪水,但是前女友只答应付4000令吉,然而接下来的3月至5月,他每月都无法获足4000令吉的薪水。指女友恐吓勿打对台萧光保忍受不了前女友在生意上的诸多挑剔及无理取闹,例如烧鸡翅速度快慢都被前女友责备,因此他毅然决定于6月开烧鸡翅档,但前女友声明他不可在罗白区开设,并恐吓说“如果你开在附近,我会让你死”。“但是,我找遍了芙蓉各地,除了罗白区,没有一处是可以做夜市至凌晨的地方,加上罗白区有我的熟客,我唯有在她隔壁的小食中心开档,但是我没有要跟她斗抢生意。”否认偷取烧鸡翅秘方他声称,前女友眼红他生意好,不爽之下,便趁他开档时,故意与新欢作出亲密举止,企图刺激他。此外,他否认教唆林佩丽的妹妹偷取祖传烧鸡翅秘方,他声称,事实上根本没有甚幺祖传烧鸡翅秘方,而且他也不谙中文。“我和她共事10年,她负责煮酱料,我负责洗鸡翅,我也有看她如何煮酱料,难道做了10年,我学不会如何做酱料及烧鸡翅吗?”前女友借名购车‧否认没还车贷萧光保与前女友在今年初分手后,前女友基于他做了10年生意没有收入,允许他选择她名义下的3种交通工具代步,包括一辆休旅车、一辆国产车及一辆摩多,他最终选择摩多。后来,他向前女友提及有意买车,因为他需要汽车代步去做开档,前女友同意借出名义让他购买丰田Vios车,每个月需供750令吉为期7年。如今,前女友控诉他没有供车,他驳斥声称每个月都有供车单,只是没有定期缴付。他说,他的丰田Vios车轮胎确实曾被人放风,但是他没有对放风者採取行动,也没有基于这点而去砸碎前女友的休旅车。他指出,如今他已经把前女友给的摩多及丰田Vios车归还对方,也获得妹夫协助向别人借车给他暂时用来代步前往做生意。指遭“设计”拍下打人片段萧光保坦承自己冲动,也后悔打前女友,他愿意公开向对方说“对不起”,但是他认为,前女友于事发当天日带着与前夫所生的13岁女儿及拿铁锤上门找他,似乎是计划好準备闹事。“她的女儿在我们争执时没劝架,反而站在一边用手机拍下我如何打她,显然是她已计划叫女儿拍下我打人的片段,再放上网,让我名誉扫地。”他声称,他向来与前女友的家人关係良好,但随着他们的感情出问题后,前女友一直对外说他的是非,企图令他名誉受损。萧光保说,如今他不会再上门找前女友,除了不想与对方有任何瓜葛,他也担心对方又对他作出危险的动作。指对方酗酒多次动粗林佩丽拒接受道歉遭萧光保殴伤的林佩丽表示她不会接受萧光保道歉,并指萧光保有酗酒习惯,曾多次醉酒后对她拳打脚踢,因此她不会原谅对方。她指出,8月10日前夕,萧光保的车子轮胎被人放风,怀疑是她所为,因此砸碎她的休旅车镜,她不满之下才于隔天上门找萧光保理论,但无人应门,于是她走到隔两间萧光保妹妹的家申诉。她追述,萧光保不久后走出门,两人便开始理论,对方不但语气暴躁,还以粤语说“我今天不`队冧’你,我就跟你姓!”然后就沖进屋里拿铁锤欲攻击她。她说,萧光保入屋后,她也不甘示弱,从车里拿出另一把铁锤敲碎萧光保的车镜,但动手时,锤子不慎掉在车里,然后萧光保就持铁锤出门对她动粗。她声称,她没有预谋带女儿上门及叫女儿摄录萧光保打人过程,她只是基于女儿没人照顾才带女儿同行,女儿见情况不妥便用手机把整个过程录起来。“他之前已经多次打我,也曾把菜刀架在我女儿脖子上,所以家人都会叮嘱我女儿,若发生任何事,便用手机录起来,以防万一。”她承认,她与萧光保一起打理烧鸡翅生意,她是掌管财政,但她也有预备四五千令吉给萧光保开销。“分手时,我已经把所有他买给我的金饰归还,他还向我索取5000令吉,我给了他后,他也搬出去了。”林佩丽声称,即使萧光保偷取她的祖传烧鸡翅秘方,但她也没有揭发,好让对方发展事业,她更没有恐吓或阻止对方在她的档口附近开档。她澄清本身没有出轨,但萧光保却在今年1月另结新欢,她曾挽回,但最后两人还是分开了。‧2013.08.13